CAROLISLAND

杂图,杂文,杂梗,杂片囤积地
战国BASARA(小十政/笔头中心),
Devil May Cry(VDV/但丁中心),
JOJO偶尔上线(屌科右),
X-MEN(Cherik)(旧梗整理-基本已停更)

 

<一小点1VD妄想&复建>

*记梗。

*故事时间在初代游戏结束之后。

*初代之后维吉尔存活并回到事务所妄想

*维吉尔出了一段长期任务之后。

*矫情无比且OOC,矫情无比且OOC,慎。


+++

他想这已经是维吉尔离开的第19天了。他坐在事务所的椅子上将杂志甩去桌子,抓乱了自己的头发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

哦对,你看,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他从来都是这样的,自说自话的做着自己的事儿,自说自话的走开,自说自话的不见,当你终于开始把事儿全都弄明白的时候他已经在你无法找到的地方了。

 

 

+

后来他想,是的,但丁啊,但丁啊,你又到底如何确定这一次,这个在你眼前的家伙,不会和从前一样消失不见。

而这样的想法就像是有人突然迎头给他来了一盆冰水,这让他的整个身体都停滞下来,他刚才一团乱麻的大脑在那瞬间开始空白的可怕,他睁着眼睛,他站在那片黑暗里,外头雨点砸在窗子上的声音噼里啪啦的隔着玻璃传过来,他觉得身体有点儿冷。

 

 

+

哦,是的,他想他大概开始说废话了。哦,得了吧,他什么时候不在说着一些废话呢,你看插科打诨从来都是他的强项,他知道的。对,就同以往每一次一样,他什么都不在乎。

——......Dante。

维吉尔坐在沙发上平静的看了他一会儿,接着他合上手头的书,起身走到他身边。

——I’m here.
接着他哥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里。

为什么被发现了。

他睁大眼睛,然后眼泪下一秒就滚了出来。
他在那瞬间慌乱的骂了一句便挣脱开对方的手去遮对面的眼睛。

这份感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从他还不知道并不愿承认得年纪,从他俩之间突然变得无法收拾的时候。
你瞧一个人坐在事务所的椅子上发呆听起来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他不傻,抓不住的玩意儿放开就好了,他很容易释怀的,他并不矫情。
如果眼前这个人还是会不见的话,让自己别那么在乎就可以了,这简单极了。

但是天啊,天啊。

这是一件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儿啊,这个自己以为会永远失去的人现在原原本本的在自己的眼前,失而复得的那一瞬间他开心的就跟个小鬼一样。【留下来吧,留下来吧,别离开了,那感觉太难受了,我想我已经不能再来一次了。】他这么想着。即使在重逢的那天他只是像平常一样调笑着将这些玩意儿全抛出脑子。

因为你瞧啊,他爱着他的胞胎兄弟。他过了很久才开始考虑这些。

不论这到底是哪一种爱;无论他的血液的另一半是否,或究竟有没有用同样的方式来看待自己。他不在乎,因为这些倾慕很早以前就应该是一种无法得到的回应与答案的东西了。
所以他想他是害怕的——承认这些畏惧并没有关系。害怕这次的美梦足够长久,久到他该死的习惯了这些而变得没办法好好去接受突然的清醒。

哦说什么呢。他会度过的,他知道,无论如何,他已经足够成熟,如果这最终也是一场有时限的游戏,他知道结束后他总有办法将自己收拾完整。


  16 13
评论(13)
热度(16)

© CAROLIS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