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ISLAND

杂图,杂文,杂梗,杂片囤积地
战国BASARA(小十政/笔头中心),
Devil May Cry(VDV/但丁中心),
JOJO偶尔上线(屌科右),
X-MEN(Cherik)(旧梗整理-基本已停更)

 

<一小坨V&4D&3D穿越梗,VD倾向注意>

.

.

*V+4D+3D其乐融融梗【←什么鬼】有VD成分

*3D&4D互动有然而没有啥CP倾向。

*其实就是4D不知为啥穿回了过去然后遇见了当前时间线的兄弟组(兄弟俩还没分开)】的脑洞。

*一开始只是想码个V4D的小短梗顺带撒点玻璃渣,然而码着码着它就彻底变成了一坨话唠向逗比梗【。

*它只是一小坨散梗随便看看【跪

*俩个D撞在一块儿好好玩啊救命【。

*OOC那就是老生常谈啊【。

*最近我为何老是在开V4D的脑洞啊??

.

.

=========

+

他在路的尽头瞧见那团蓝色的影子,挺远的,差不多隔上了俩条街背对着他。他当然看不见对方的脸,然而托着恶魔血的福他的视力通常很不错,而且他是不会认错的,说实话他大概只撇一眼就能对方,他把脚步停下来。

所以你瞧,这就对了,剧本都是这么写的。

从意识到自己莫名其妙的跑回了过去他就知道这事儿早晚得来——即使他的外貌和年岁依然保留了几十年之后的模样,他在这个时间与世界只不过是个不该存在的异端;他知道自个儿一定会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碰巧’撞见对面这家伙——还活着的,这个时间的Vergil;

你瞧事儿这不就来了嘛,老天从来玩儿不出什么新套路。

所以他这会儿倒是有点儿无奈,他叉着腰站那儿兀自的呛出一个自嘲,叹了口气之后他就朝那家伙的方向走过去;他不急,这个世界的Vergil又不会凭空消失,能消失的只可能是他自己,只不过他现在倒是突然期待了起来,当他走到一个足够看清对方的距离时对面把视线转过来。哈,瞧啊,果然还是记忆里的样子。他想着,他俩在对方的视线里打了个照面,Vergil站定在那儿,习惯性的将手里的Yamato调整了一个更合适的位置便转过身子面朝向他,而Dante没急着停止或者加快步伐,他在将他俩的距离缩短到足够踏进彼此的攻击范围时停下脚步,他找了个挺舒服的姿势站着,朝对面笑起来。

——What a surprise.

——...Dante.

对面出了声,Dante其实并不能从对方的语气里听出半点疑惑——除了那张冷静的脸上的确带着些只有他才能辨别出惊讶。而他这会儿想着哇哦看啊,不愧是他的好哥哥,他们果然能在瞧见对方的第一眼起就认出彼此,这棒极了,这让他觉得心情出奇的不错,他把视线瞧进对方的眼睛里。

——所以,怎么说来着,好久不见?

这的确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的时间。


+

——No,no。我不是来跟你打架的。

Dante抬起双手摆出一副认输的姿势朝后头退了俩步。【你现在可打不过我。】这种话当然不能说,不然这会儿他的脑门上就该戳满幻影剑了。


——所以你还跟我住一块儿?呃,我是说这个时间段的那个我。


——说真的我不敢确定我会不会被我打出来。


+

——wow——

Dante——年轻的那个,在感觉到门前莫名的多了一份说不清的气息时把脑袋从杂志里露出来,不自觉的把声调拉的老长的同时将视线从他哥脸上转移到站在他哥身后的家伙身上,他思量了一会儿,接着翻了个身坐起来,

——虽然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这家伙是我嘛?

他指着Dante——年长的那一个,把视线转回他哥。


+

——你看起来有四十岁。

Dante听着那小混蛋——呃这么说不好,毕竟那可是他自己不是嘛,所以他听着他自己这么说着,想着他大概的确有四十岁了,日子真是过的飞快无比。


+

——哦对我想起来了,你们还没做过。哦我是说这个年龄段的我们,我,Vergil,还没做过。

而那头的小年轻听了这么一茬差点儿没从椅子上摔下来,已经成人的Dante在这头瞅着那儿的动静突然觉得年轻时候的自个儿其实挺有意思。

——holy shi.....该死你刚才说了啥?!

——哦得了吧Dante,你可别告诉我你从来没想过要跟他来一发。

【我可是你,你那小脑袋瓜里想的玩意儿我可都记得。】当然,他并没有吧下半句说出来,不然就这么调侃年轻的自己光听起来就够恶劣的。

对面当然哽住了,这是必然的。

那个年轻的Dante这会儿张着嘴巴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最后只好嘀咕了一句damn it靠回椅背去——对,因为面前这混蛋可是他自己,他当然知道他脑子里在想啥,他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挫败感。

然而说真的,哦他当然想了,年轻的Dante这么懊恼着,他想的都快发疯了,他都不清楚到这事儿到底是怎么来的,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就会把眼珠子盯着他哥的裸体然后想着用手去触碰那些肌肉时会有怎样的触感,这不该这样,看在他爹的份上小时候他俩连澡都一块儿洗,虽然他们现在当然跟小时候不一样,然而着依然很奇怪,他甚至还见鬼的做了个梦并光荣的迎来了梦遗,说真的一大早跑去浴室里冲澡还想着自个儿的哥哥自慰到射的乱七八糟这种经历可真是一点儿都不有趣,但是这事儿就是没完没了;而且说真的他不知道Vergil那冰窟窿一般的脑袋瓜子里到底怎么想,他看起来像是个性冷淡,而这茬子事儿搞不好这只是他在一厢情愿,他当然不能跑去问他,他想着要是哪天自个儿真是憋不住了跑那儿来了一通【哦草见鬼的Vergil,你想不想艹我】这样的台词那场面简直是逊到毙,所以他焦躁透了。然而现在这事儿居然微妙的有了点头绪,他觉得自个儿得冷静点儿考虑考虑。

年轻的那个Dante在脑中奔腾过一阵千丝万缕的玩意儿之后胡乱的揉了把头发,他把腿重新架桌子上盯了对面那个年长的自己看了好一会儿,

——......所以你们做了,呃我的意思是,我们,我,跟Vergil,最后还是做了。

——哦可不是,激烈的我以为我一定会死在床上。

Dante,年长的那一个,咬着披萨轻描淡写的回给他一句。

哦太好了,原来Vergil不是个性冷淡。年轻的Dante这么不着调儿想着,虽然这根本不是当前的重点。


======

*然后没了【。

*兄弟们不一起来开脑洞么!!(x


  18
评论
热度(18)

© CAROLIS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