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ISLAND

杂图,杂文,杂梗,杂片囤积地
随便写写,随缘发帖。

 

【朱白】小蛋糕儿 【甜】


*名字瞎起的

*说是不写文,但是没忍住【打】

*无脑小甜饼

*群里聊到居北一定是居大哥先表白,就想瞎写写。

*勿上升,都是假滴。


*大家快去投票镇魂呀~





+

北宇这位小同志怎么说吧。

平常在外头皮的上天入地,鸡飞狗跳,土味儿情话张嘴就来深情款款情真意浓。平日里玩儿起来恨不得火车秒秒钟从嘴里往外跑。接采访能哈哈大笑笑出小舌头,开直播还能腿儿一蹬露出一腿的毛儿。包袱是没有的。不熟悉他的都觉得这傻孩子大概缺根儿心眼,认识他的才晓得这些沙雕洒脱有时候还真是里头嫩软白的保护色。包括那点儿胡子和腿毛儿都是保护色。就他自己讲的:留胡子,显的很man嘛。

对,您可爱,所以您讲啥都对。咱们特别开心。

所以咋整呢。自古一句老话:人不可貌相。人这么复杂的玩意儿,怎么能以貌取人呢??

谁知道咱们这很man很糙的陕西大老爷们儿切开了是块小蛋糕??

诺大一个屋子里居一龙老斯和北宇老斯打完了游戏在沙发上排排坐刷手机。茶几上还堆着一摞刚吃完的外卖盒。今天北小宇同志不折腾也不闹,空气异常宁静祥和。直到他俩各自心怀鬼胎地张了嘴。

——那什么…

——诶,

这俩吱唤声齐刷刷地响起来又齐刷刷地停了。两人一惊,凌空一个对视,空气中出现一秒尴尬。

——龙哥,

——小白,

停了那么一小会儿他两再次开口声音还是撞在了一块儿。北宇同志这会儿手机都不抠了。

——龙哥你年纪大你先说!

小年轻儿北宇抢着时间点叽里呱啦讲了一通。年纪比他大的居老斯白了他一眼,最后还是咳嗽两声清清嗓子。

居一龙同志姿势摆正儿了在沙发上座的一板一眼,正经的不得了,严肃的好像要把北宇同志打一顿。北宇同志一阵寒颤,他本来心里就七上八下不是个事儿,这会儿居一龙还一把把北宇同志的小爪子抓在手里,北宇同志被吓了一跳,甚至吞了吞口水,被抓着的手烫的不像话,他心想他龙哥的手心怕不是个烧水壶。他想把手抽出来。咋回事儿,像话吗,俩大男人大半夜的抓着小手手干嘛呢?结果居一龙同志力大无比,抽了老半天他那小细杆儿一样的手还是纹丝不动。

居一龙同志大部分时间的确让着他,然而发狠了就不让了。

对,他龙哥发狠了。

北宇就觉得有一丝害怕。于是临场能力极佳的北老师决定插科打诨儿圆个场,顺便伸了另一只爪子企图把被活捉的爪子解救一下。

——诶那什么龙哥要不咱们先打盘游戏吧!

——小白,

行的吧现在他两只爪子都在居一龙同志强有力的管辖之下了。

北小宇瞅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儿心脏咚咚咚地马上就要跳出嗓子眼儿,心窝窝里暗搓搓地升起一颗花骨朵儿。

居一龙瞅了他一会儿。

——小白我喜欢你,做我的男朋友吧。

噗嗤——

北宇同志的脑子里炸出了一朵大烟花。炸的他七荤八素。

——……哎,哎龙哥……龙哥你真是,怎么这么肉麻。

小蛋糕面部管理失控,小蛋糕又想猫咪洗脸了,然而一只手都动不了,遮不住也逃不掉,只好害羞得连耳朵都红的不像话。

哎哎哎,咋说话呢。怎么能叫害羞呢?

还不是因为咱们北小宇同志第一次被漂亮男同志表白吗。

这叫不适应!不适应所以脸部热度一时半会儿没调节好!烧了一脸一耳朵而已。

咋啦,还不许一米八的大男人被热的脸红啦。

居一龙小心翼翼地瞅着北宇同志在那儿一会儿舔下唇一会儿抿嘴巴,一个动作都没舍得从眼底下落下。见他半天没个回音儿。最后可怜巴巴的撇下了嘴。

——你是不是不乐意…

正巧北小宇特别吃这一套。

——不是,我没…唔……

然后北宇同志就被啃了。案犯的舌头在他嘴巴里狂甩,刚才捏着小手腕的爪子这会儿摸到了人腰上,手臂一收勒的北宇同志整个人都被带到了对面身上。

居一龙这个人真的很过分,看起来长得端庄文雅,实际上暗搓搓摸他屁股不说还把他亲的哈喇子狂流。咋回事儿呢老大哥??于是北宇同志不服输的扑过去回啃,五岁白羊和三岁白羊之间的角逐。逐到居一龙往后一倒躺沙发上,北宇跨开俩条大长腿骑到他腰上。逐到俩幼稚鬼就差衣服一掀直接办事儿,终于是松开了嘴巴。

——老白你是不是吃大蒜了。

居一龙同志一脸嫌弃,居一龙同志倒打一靶儿。

——是你自己突然要亲嘴的啊!!!

北小蛋糕面红耳赤张牙舞爪。


Fin


  72 11
评论(11)
热度(72)

© CAROLISLAND | Powered by LOFTER